【4月9日】那座城·那些人·那些事

首页  书香澄梦

【4月9日】那座城·那些人·那些事

作者:  发布时间:2017-04-11  浏览次数:

 

那 座 城· 那 些 人· 那 些 事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看完了《呼兰河传》。

它生出这样的魔力。它让我心中生出哀愁和寂寞。就像雪静静地下,落在一个人的冬夜;就像时光无声地走,离我而去;就像某些重要的东西,慢慢抽离我的身体。它有这样的魔力。

在这个热闹又冷清的小城里,发生着许许多多的事,有许许多多的人,过着各不一样的日子。在苦难的生活里,也不为了什么,就这么一直活着,死了就死了,“他们过的是既不向前,也不回头的生活,是凡过去的,就算是忘记了,未来的他们也并不怎样积极的希望着。”

以前读过余华的《活着》,“活着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,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其他任何东西而活着。”这里的人们,就是一天天的过着,穿衣吃饭,生老病死也都是默默地一声不吭地办理。

 

活着,就是多么简单又淳朴的一件事。

住在磨房里的冯歪嘴子,也依旧该担水担水,该拉磨拉磨,一个人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。

住在大院里的有二爷,也依旧甩着他的蝇甩子,和天上往他头上拉屎的鸟说话,骂着绊脚的石头,说出“介(这)个年头是啥年头!”的话来,或许他依旧偷了东西去卖,以为别人不知道。

老胡家瞎了一只眼的大儿媳和疯了的二儿媳也许依旧缝缝补补,喂小鸡,做着饭。

住在草房里人还住在草房里,即使草房子岌岌可危,依旧挂着粉,唱着歌……然后生老病死,依旧。

萧红多次说起:“我家的院子是很荒凉的。”我想这是她回忆童年、回忆家乡的荒凉的心境吧。这个城,这个院子,带给萧红珍贵的童年记忆。

 

善良、愚昧、狡猾和老实相互交织的多重人性,是她的童年所认识的呼兰河人。生活的幸和不幸,都默默地承受着,欢喜,哀痛,都这么的过。小团圆媳妇之死,是封建迷信所带来的不幸,呼兰城的人们促成了小团圆媳妇的死,他们也是封建迷信的牺牲者,但是也让人看到了他们怀着的那一份善良恳切的心。王大姐做了冯歪嘴子的老婆,原先夸赞她的左邻右舍,转眼编造出王大姑娘的坏话来。

小城里的人善打听,善编造,善作假,善夸大,善起哄,善观热闹。在这个城中,存在着许许多多不合理的东西,存在着伪,丑,恶,但是同时也有很多的真、美、善,就是这,构成了独一无二的呼兰河城。

呼兰河的人们,爱着自己的城,为呼兰城而骄傲,连那街市捡粪的孩子,都骄傲地喊着“我们呼兰城!”萧红调侃道,“可不知呼兰城给了他什么好处。”小城里的人们,给了萧红以难以忘怀的经历。

萧红深深地怀念着故土故园,怀念着他的祖父,怀着起爷孙俩在后花园的种种,怀念起每个清早祖父教的唐诗……祖父给了萧红快乐纯真的童年,也许时光带走了他,可永远也带不走这份珍贵的记忆。

 

呼兰河这小城里边,以前住着我的祖父,现在埋着我的祖父。

从前那后花园的主人,而今不见了。老主人死了,小主人逃荒去了。

那园里的蝴蝶,蚂蚱,蜻蜓,也许还是年年仍旧,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。小黄瓜,大倭瓜,也许还是年年的种着,也许现在根本没有了。

听说有二伯死了。

老厨子就是活着年纪也不小了。

东邻西舍也都不知道怎样了。

至于那磨房里的磨官,至今究竟如何,则完全不晓得了。

时光往前,又一点点消逝,往前走,人总是禁不住往后看,却什么也看不清了。也许时光总是把过去的日子冲洗地熠熠闪光,惹人回望。

文| 陶萱

图| 网络

编辑| 顾宇南

排版| 袁瀛

责任编辑|朱彤

 

南京审计大学澄园书院 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14-2016 Nanjing Audit University. All rights reserved.
No part of this site may be reproduced without our permission.

我要投稿   

cyxinxuan@163.com

关于本站  

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