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香澄梦 | 世间沉浮,我独我 ——读《红楼梦》有感

发布者:澄园书院发布时间:2022-01-08浏览次数:185

世人皆醉我独醒,举世皆浊我独清。世间沉浮,我独我。


初读《红楼梦》,哀叹于宝黛钗三人的爱情悲剧和封建王朝的思想封闭;再读《红楼梦》,却只感叹于黛玉凋零而又孤傲的一生。


正如辛弃疾诗词所言: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”初读《红楼梦》时,虽只是感慨于结局的悲哀,但并不能欣赏黛玉孤僻的性格,反觉得像薛宝钗或史湘云这种讨喜的角色才更欣赏。喜欢宝姐姐是因为在书中她呈现出大家闺秀的优雅风度,举止娴雅、彬彬有礼、平易近人、体恤奴仆是她的代言词,而且也从不像她哥哥那样因为有权势而倚势凌人,厉言辞色,她待人处事滴水不漏,能获得全府上下的一致好评,不得不说,这是个好本事。起居生活更是不饰奢华,不显富贵做派,对此印象最深的就是,老太君领着众人路过她的院子,惊异于她的朴素,除了几盆绿色盆栽,基本就剩素色纱帐了。真是无愧于曹雪芹先生给她的“停机德”的判词!而与朋友聊起黛玉时,总说她矫情,不懂变通。



不同的人阅读红楼是不同的收获,而不同的人生阅历读红楼也是感受不同。曾经我感慨薛宝钗的举止娴雅,懂得变通;不喜于黛玉的孤傲。可是,真的这样吗?记得黛玉刚入贾府时,处处留心,生怕被别人笑话。当贾母一开始问她可曾读过书时,黛玉回答道:“只刚读了《四书》。”可当她听完贾母说姐妹们不过是认得几个字而已后,回头再回答宝玉提问时已经变成了:“不曾读,只上一年学,些须认得几个字。”这一细节足以见到黛玉的圆滑与变通。


的确,曹雪芹先生塑造的黛玉形象并不是十全十美的,她虽然有时候说话刻薄,不像宝钗那般讨人欢喜。可是这才是黛玉啊。黛玉在大观园里呆了那么久,怎么可能不懂人情世故,怎么可能不知道像宝钗那样会讨人欢喜。可黛玉的可贵之处就在这里,明知世故而不世故,在这世事浮沉中,保持着自我,即世间沉浮,我独我。她有她自己的世界,独自欢喜与悲伤着自己的风花雪月,为花落而泣,为流水而殇,别人不在意的一切似乎她都能在意。


依稀记得黛玉葬花的那一幕,世人皆评之:唯美。那时的黛玉就是天上那不染尘俗的仙子,因为只有她会想起将落花埋在土里,一个她认为最干净的圣地,看似简单的举动又有几人能想到呢?恐怕也只黛玉一人葬花。虽看宝钗事无巨细,体贴圆滑,但在偷听红玉对话后为怕被发现,竟说出:“颦儿,我看你往那里藏?”这样的话语。且不论她这样做是有心还是无意,却也可见其心机,但以黛玉的心性,她一定不会这样做,她也不屑于这样做,她的高洁,根本不会去多加在乎别人的眼光。



周敦颐曾在《莲》一篇中写道: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”我想这用在黛玉身上正合适。她既可以比作兰,也可以当做莲。正如他们的象征,世间沉浮,我独我。


文字 | 王敏

图片 | 网络

单位  |澄典·读书会

指导老师 | 张慧

责任编辑 | 殷明蔚

排版 | 团委新媒体部 王越

审核老师 | 杨炀